天照直人胸腔不断起伏,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伤势。

  对面的苏川也是这样,只不过他的右臂已经完全抬不起来,左腿也是重伤,移动反而会露出更多破绽。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对面的天照直人主动攻过来。

  天照直人感觉呼吸顺畅了些,用标准的大明官话开口说道:“可惜,真可惜。如果再给你一年时间,或许我真的不是你的对手。”

  “可是你太过大意了,竟然主动送到我面前来送死。”

  “待我一刀斩杀你后,大明的国运怕是又下降一成,到时候倭国就可以占据整个大明的土地了!你们明人,不配拥有如此广袤的土地!”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苏川咧嘴笑了笑,露出了沾满鲜血的牙齿。

  这确实是他至今遇到的最强的对手,已经无限接近于三品,纵然他出尽全力也不是对手。

  但是在他得知了这几支倭寇小队中,有这样一个带队大将后,他也不是毫无准备。

  看到天照直人颇为得意,苏川开口说道:“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杀死我。”

  天照直人的五指紧了紧手中的鬼丸国纲

  刀光一闪,刀身上的裂痕消除了大半,天照直人冷声开口:“好,那你就等着受死吧。”

  话音未落,单脚一蹬,巨力让天照直人如炮弹一样急射而出

  手中太刀横切,向着苏川的头颅斩去,要将其一刀斩为两半。

  而苏川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实际上在如此境界的战斗中

  他只靠一条腿行动,那种速度,也躲不开天照直人的攻击。

  但当太刀即将落在头顶时,苏川终于腰背一扭。

  以左臂握着焦谷刀迎向太刀,焦谷刀发出一声嘶吼,迎上鬼丸国纲。

  两刀相冲,相碰,只听“当”的一声,回音震荡四周,山谷共鸣,沙尘四起。

  齐铭和玉华道长都紧了紧心神,他们不是不想下去帮忙

  而是天照直人已以星楼镇场,苏川也只是靠归途之梯才能在里面自如战斗。

  他们要是进去,怕只会帮倒忙。

  除却齐铭和玉华,旁边的山脉上还有各大山神都在聚精会神看着谷中战斗。

  周围的倭寇都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天照直人所带领的就是最后的一支小队。

  只不过现在情况不妙,已经有不少精怪随时准备逃跑了。

  而在场中,焦谷刀和鬼丸国纲相碰于空中,

  空气在这一瞬间仿若凝滞了

  巨力在两刀之中扭转,焦谷刀发出蛟龙嘶吼,鬼丸国纲发出恶鬼摄人心魄的号叫。

  但两刀相持持续了不过三息,当的一声,苏川手中的焦谷刀被太刀挑飞。

  鬼丸国纲顺势而下,一刀斩断了苏川的左臂

  这次苏川两臂全废,再无抵抗之力

  天照直人手中名刀鬼丸国纲高高举起,开口说道:“你连杀我倭国多名大将,本该受尽折磨而死。”

  “但我给你武者的最大的敬意,给你痛快。”

  他在之前已经见识了苏川那如恶鬼一样不屈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他现在同样也快要油尽灯枯

  如果再浪费时间,说不定真的会被四周围观的那些山神精怪所杀,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只能将苏川一刀斩杀!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但是当他将鬼丸国纲高高举起,在他说出“痛快”两个字时,周围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像是有无数恶鬼在他耳边哀嚎怒骂。

  天照直人不由觉得心中有些发冷,这种感觉不该出现。

  因为他的星楼正矗立在山谷,周围的一切都应在他掌控之中,除了用那诡异阶梯打破星楼限制的苏川。

  即便心底觉得有些怪异,但也只是发冷而已。

  战斗快要结束,他无法分心,将手中的鬼丸国纲高高举起,准备斩下苏川的头颅。

  可在下一刻,他看到已经被他挑飞的那柄黑色大刀从空中掉落下来,已经双臂尽废的苏川一张嘴用牙咬住了刀身。

  有些滑稽的动作在天照直人眼中看起来就好像马戏一般。

  可是现在这一切发生的速度太快了,刀落下的速度很快,苏川咬住刀身的速度更快。

  天照直人甚至没来得及看清,苏川已经腰腹一绷,口含利刃,朝他猛扑而来。

  他想要后退躲开,可苏川的速度太快,快的就像一阵风,一阵卷集着利刃的狂风。

  如此速度,根本不像是已经身受重伤的人。

  “怎么会!怎么会!”

  天照直人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下意识的后退。

  不可能的,面前这少年早已经油尽灯枯,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快的速度。

  当他的余光看见四周,那本来是缓缓飘动的阴风和煞气,此时却如飓风一般在他身边划过。

  而在两旁观战的鬼师脸上的表情或是惊讶,或是不解。

  那些山神精怪瞪大了眼珠,脸上是兴奋,激动,不敢相信。

  但无一例外,他们的表情像是死前的走马灯一样扭曲快速。

  他这时候才明白,不是苏川太快,是他的变慢了。

  不只是速度,而是他的一切,甚至是理解眼前一切的速度。

  所以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极为快速。

  所以即便苏川在他面前以口接刀朝他扑过来,他都反应不过来。

  天照直人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术法?这到底是什么鬼术,怎么影响到他?

  天照直人不止动作慢了,甚至连思考都变慢了

  就像是顷刻间从正值壮年变为七老八十的老头。

  当他还在思考时,苏川已经咬着刀扑到了他的面前。

  他想要抬刀格挡,可往日如臂使指的鬼丸国纲,此刻却好似有千斤之重。他举起来的动作就好似儿戏一般。

  眼见苏川口中咬着的那黑色大刀在眼中越放越大,他终于感受到了恐惧和无助。

  他环顾四周,周围的鬼师拼了命朝他冲过来,空中飘荡着无数若有若无的亡魂。

  他的星楼,不知何时爬满了蝼蚁一般的魂魄,被披上了一层灰雾。

  他记得,那些是被他斩杀的高丽人。

  那些猪猡一般的人,现在正啃噬着他的星楼,用尽全力破坏他星楼的光辉。

  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没人救得了他了。

  踏入这片土地,他不是没想过战死,可任是他再怎么想,也没有想过会死在这么一个年轻的少年手上。

  他真正的开始怀疑八岐大蛇说的大明国运已殁,到底是真是假?

  苏川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扑到天照直人面前时,焦谷刀的刀锋击中了他的脖子。

  两人目光只在一瞬间对视,苏川一扭头,锋利的刀刃瞬间斩断了天照直人的脖子。

  一个大好头颅,在空中转了两圈,咕噜噜落地。

  汹涌的鲜血如利剑一般从断开的破颈处喷出三丈高。

  在苏川周围像是下起了一场血雨,当天照直人的头颅落地时,仍然瞪着他那双不甘的双眼。

  做完这一切,苏川感觉气血已经衰退到极致。

  他的左右两臂都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刚刚的一次猛扑也仅靠单腿支撑而已。

  现在眼见天照直人一死,整个人身形一晃,突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焦谷刀的刀背砸进口中,半数的牙齿都被砸断。

  而在距离战场中心的不远处,一柄纯黑的引魂幡在其中被一团黑雾所包裹。

  这就是苏川最后的手段,这杆引魂幡的魂魄,帮助他找到了最后的一丝机会,否则今天死的必定就是他了。

  这天照直人实力的确极为惊人,虽然还没到三品,但绝对能发出近乎三品的实力

  他几乎用尽了所有手段、神通才勉强得了一胜。

  而那些鬼师看到天照直人倒下瞬间,不自觉地嘶吼着朝着苏川冲过来。

  可这个时候,天照直人的星楼已无。

  齐铭以及玉华道长还有那些观战的山神精怪都一起冲了过来,口中呼喊着“大明万岁”之类的话。

  那些精怪本来还想要逃跑,可这个时候眼见苏川竟然连天照直人都斩杀了,心中既敬佩又畏惧。

  还有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感,很快他们将心中复杂的情绪全部倾泻在那些朝着苏川冲去的鬼师身上,各种术法仿佛不要钱的一样丢下去。

  而齐铭以最快的速度扑到战场中间将苏川扶了起来,一把丹药塞进他口中,开口说道:“尊主,你没事吧?”

  苏川睁开眼,只感觉浑身剧痛,甚至连神识都有一些稳不住。

  齐铭塞进来的丹药很快在他口中化成一团药液浸入四肢,他体内的伤势开始逐渐恢复。

  但他的左臂是真真切切的被切了下来,苏川看着那掉落在地上的手臂一眼,齐铭立刻跑上前去,将那断落的手臂捡了回来。

  得益于武者强大的身体素质,那条手臂看起来还和寻常人的手臂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还在不断向外喷着鲜血。

  齐铭第一时间用真气封住了他断掉的经络,苏川这才沙哑开口:“将我带到平潭下面去,将手臂接上之后不用管我。”

  他现在的伤势实在太重,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即便他留了诸多后手,但当真面对这接近三品的倭寇大将时,终究还是九死一生。

  若不是提前将引魂幡内养了如此多的亡魂,甚至将他们战斗之地就改造成了类似于镇狱之类的地方,他早就已经丧命了。

  但这场战斗他也并非毫无收获,在他斩下天照直人的头颅的那一刻,他隐隐约约有一种拨开迷雾的感觉。

  他好像触碰到了天门,若是能够推开天地之门,从此之后他就正式突破四品,可以建立星楼了。

  齐铭立刻点头应道,苏川已经闭上双眼,尽全力尽量恢复着伤势,也感知着断掉的左臂处的经络,尽量将所有的经脉先接回来,方便之后疗伤。

  而另一边玉华道长也帮助那些山神精怪,将剩下的鬼师全部清除掉。

  眼见苏川的惨样,不由擦了擦眼睛,紧接着从贴身的百宝袋中拿出一个白玉小瓶,倒出一粒霜雪般的丹药放入苏川口中。

  苏川顿时感觉身体一冷,他体内的伤口仿佛同时停止了扩散,而那些由天照直人留下的刀气也在瞬间被消融于无形,连修复断臂的难度也降低了许多

  苏川睁开眼看了玉华道长一眼,轻声说道:“多谢道长。”

  玉华道长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大明应该谢谢你,苏大人。”

  苏川不再言语,继续闭目疗伤。

  而齐铭则很快找来了几个小妖和一辆板车,将苏川平稳地放在车板上,小心地拉回平潭谷。

  在平潭谷底,有一处阴寒之地,就是平日里墨冰修行的地方。

  在得知苏川受了重伤之后,墨冰第一时间将位置让了出来。

  苏川感觉自己躺到了一处冰凉的位置,知道已到了平潭谷底。

  但他并未睁眼,而是将全部的精力放在修复身体上。

  这一次受的伤实在太重,若是稍有意外,可能他的手臂就真的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川感觉左臂处一阵麻痒,稍微意念控制一下,左臂的中指微微上扬。

  他终于将断了的手臂接回了一部分,但现在想要跟之前一样正常使用,显然还做不到。

  但就现在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起码保住了这条手臂。

  他睁开眼睛,齐铭和墨冰坐在一旁。

  眼见苏川睁眼,墨冰第一时间递上了一碗清水。

  苏川接过水,又吞下齐铭递过来的一把丹药。

  墨冰开口问道:“大人,可好了些?”

  苏川抬了抬左臂:“伤势恢复了一些,但想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一些时日。”

  齐铭开口说道:“这几天我们又搜寻了附近所有能探查的位置,在没有发现倭寇的踪迹,想必后方的倭寇应该都被清除掉了。”

  苏川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好,那就等我伤势恢复再去支援陆指挥使。”

  齐铭点头,开口说道:“尊主不需着急,无相的人也已经到了高丽半岛,昨日传来消息说,还未联系到大明的军队,倭寇实在太多,他们这一次真的是倾尽了全国之力。”

  “但好消息,倭寇同样对高丽不算熟悉,想要完全合围还需要些时间。”

  苏川抿了抿嘴唇,开口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齐铭立刻回话:“今天是第四天的中午。”

  苏川不禁有些失神,他现在伤势才恢复了一半,竟然已经过去了4天。

  按这个速度想要全部恢复伤势,再去战场还不知要耽误多少时间。

  但要是他能直接突破四品,身上的伤势应该能够完全恢复。

  只不过他此刻状态尚未达到最佳,想要推开天地之门,怕是会有些风险。

  但是他之前那些厚实的基础,不断叠加上去的修为,都是为此刻做准备的。

  更关键的是在斩杀了天照直人之后,他感觉脑内闪过一丝灵光,才找到了天地之门的所在。

  而随着这四天的疗伤,那天地之门的模样已经若隐若现。

  若是这一次再不突破,下一次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一想到此处,苏川索性不再犹豫,全心准备突破。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