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之上,黎山老母背着手耐心等待着师弟到来,却是一只鸟雀啼鸣,欢快地在她周围飞转着。

  似乎察觉到这鸟雀是楚良变化的,黎山老母这就将周遭一指,玄之又玄的气息将此地罩住,楚良随即化作本来面目,用手中的阵旗瞬息间布置下阵法,这才笑盈盈地看着这位师姐。

  “绝天大阵,有意思,没想到师父居然把这阵法都传授给你!”望着熟悉的阵法,黎山老母的心中都有点嫉妒,要知道师尊可是给她们留了不少手段,可没想到楚良竟然能学到其中一种。

  楚良低下头轻轻笑了笑,这就顺杆子往上爬:“若是您喜欢这手段,我把它交给您就是!”

  “呵呵,你果然谨慎,都这个时候了,连声师姐都不愿意叫吗?”

  “还是说收了那两个蛇妖,怕乱了辈分?”黎山老母这就打趣般说道,楚良装出一副腼腆的模样,向着黎山老母拱了拱手,这就呼喊道:“师姐,师弟楚良见过师姐!”

  “如今我截教已散,你虽是师父的关门弟子,但总归无法将你的事情昭告三界。”

  “否则你这身份尊贵,亦是不下于人教的玄都大法师。”黎山老母有些感慨,仿佛又想起了当年的伤心事。

  要不是如今截教彻底崩塌,楚良作为通天教主的关门弟子,想来是在玄门之中辈分很高,但如今“截教”二字却是多数人都不愿意提的,或许很多人都会生怨气,责备要不是因为截教的身份,他们也不至于上这“封神榜”。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随即摆了摆手,这无所谓的荣耀,不要也罢!

  “你倒是冷静,要是旁人听到这话,不知道心里面该有多高兴,或许会在想修行路上多了怎样的靠山。”

  “可惜......这修行一道,大多是我自行参悟。”

  “我也只是师父选中那些人中唯一且仅有的活人,他也是不得不选我呢!”楚良当即笑了笑,他倒是没有感觉什么荣耀,只是感觉到自己肩头的担子不轻啊!

  很多时候,看着很是轻松的活,用另外一个角度去想,或许就是千钧之重。

  别着手静静地看着天穹,楚良这就喃喃道:“我走的路,异常艰难,恐怕师姐也帮不了我多少呢!”

  “哈哈哈,你这个家伙,莫不是在唬师姐?”黎山老母的身侧陡然出现了一道影子,清光从黎山老母的背后缓缓走出,然后用一双极度冷然的眼睛盯着楚良。

  “师父想出来,要我乱了这西游!”楚良见无当圣母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当即就丢下一颗大炸弹。

  瞬间被这颗炸弹炸到,雷了个外焦里嫩,无当圣母也没想到师尊居然是个这样的想法,要知道将师尊关进去的可是鸿钧祖师,这要是出来岂不是恶了......

  “西游可是大师伯和二师伯,与西方两位圣人拟定的事情,这......师弟,你这要三思啊!”无当圣母即便是准圣的修为,亦是被这样的要求给惊住,脱口而出竟然是这样的话。

  楚良知道她或许会在这其中得些好处,当即就向着她走去:“你是不是要掺和进其中?获得些好处,是与不是?”

  如此质问,让无当内心发虚,她不由得往后退去,根本不敢正视楚良的眼睛。

  “是不是观音跟你达成了什么交易,你将截教的气运给她,她再分你点西游的功德?”

  “是不是?”楚良大声威吓道,真真是有些倒反天罡,他一个真仙都不是的人物,居然敢来质问一个准圣?他有什么资格来质问一个准圣呢?

  可刹那间,无当圣母仿佛在楚良的身上看到了老师的影子,她动了动嘴唇,却不敢再说些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楚良,亦是多了些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或许是因为时间过去了太久太久,她已经不以截教中人自居,很多时候都是以黎山老母的身份在外面走动,如此自然会有身份认同上的问题。

  “哎!师父他还好吗?”无当看着楚良追问道,却见楚良径直摇了摇头:“他很不好,甚至说有些癫狂,有些动作甚至不像是圣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啊!不会吧!”无当圣母盯着楚良,又是跟着质问了一句。

  却是楚良根本不愿意看她,这就别着手在她面前走动着,嘴角微微翘起,这就回应道:“让你的弟子全部被抓、被杀,自己创立的基业被师兄扫得干干净净,再被师父关在某处面壁,你是什么想法?”

  “这......”

  “我上天后,除了素贞跟你的关系,我不想再让其他人看出我们还有其他什么,到了天上之后,我也将多用玉清手段!”

  “所作所为,也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若是事败,也不会牵扯到你的身上。”

  “师弟,你这是走了一条难行之路啊!”无当圣母亦是感慨道,看着这位小师弟,她陡然间有些愧疚,她口口声声说自己重视截教,却是在师兄入佛、师父被关的时候,准备用截教最后的气运给自己换些功德!

  越想心中便越愧疚,却是楚良没有给她愧疚的时间,他将从那蚩尤部人的脑海中拓印出来的东西复制了一份在玉简之中,而后直直撂给无当圣母。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你知道这里面的地方在哪吗?”楚良冷淡地问道。

  却是无当接过玉简,将之贴在自己的眉心之上,随后就是蹙眉思索起来,居然是蚩尤布置下的秘境?

  黄帝战蚩尤的时候,整个天地还没有发生如今的大变,那时候还是洪荒景致,哪里像是如今,已经完全变成了三界,此中三界比洪荒更是小得多。

  不少仙友亦是被“封神榜”束缚着,她无当就是看不下去这些情形,这才特意将自己的道场设在这小千世界中。

  “得让我好好想想,这世界可是不好找?”无当圣母的手指还在不停地掐算着,却是没有算到这地方到底在哪一个小千世界。

  倒是楚良微微一笑,像是在跟她提醒一般:“师姐,何不算算我们现在的世界,和此地有关系吗?”

  “这地方我可是仔细地探查过,怎么可能有问题,最多之前封了蚩尤一个手臂而已......不对!该死,居然瞒着我!”无当眼神陡然间变得凌厉异常,她这下子算是找到了异常在哪里。

  那黑山白水间的山脉中,不仅仅藏了蚩尤的手臂,关键在手臂背后,还有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怨怪道,还有血池,再往下,该死......我要用法力封了那里,这些蚩尤部人跟我玩了这么多些心眼。”无当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愚弄一般,心火不断地躁动起来。

  却是楚良还想着到那里再得些好处,哪里愿意无当将那个地方封印呢?

  赶忙冲着师姐摆了摆手,这就笑道:“师姐,我想去那地方历练一番,不知道能不能去?”

  “什么?你疯了,上古几个妖兽死在那里,甚至还有和黄帝大战的魂魄,都是顶顶凶厉的东西,甚至连蚩尤的佩刀虎魄都在那个地方,那么多的血气蕴养,估计那把刀要变成极其恐怖的一把凶刀。”

  无当苦苦劝着楚良,因为她也不知道蚩尤秘境中到底藏了些什么,毕竟在黄帝大战蚩尤的时候,他们截教并没有掺和其中,倒是阐教的那位广成子,担任黄帝的老师,最后辅助黄帝将蚩尤打败。

  但蚩尤好歹是大巫,拥有无与伦比的生命力,即便是将他斩成几段,可蚩尤依然有活过来的可能,是以弄到最后只能将蚩尤分尸,后面将之送到不同的山势地形中镇压。

  “你确定要去?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善地,你甚至有可能会陨落其中!”

  “罢了,既然你坚持,我便将这伏龙盾借给你,这上面有我多年温养的法力,想来你能在其中用得到。”无当圣母有些无奈了,只能拿出自己的随身宝物暂时借给他。

  楚良听到这话,却是连连拒绝道:“师姐,我有宝物的!”

  说着他就拿出了四象印,却见无当摇了摇头,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盾牌状的玩意,她看了看楚良手里的玩意,当即就是笑道:“你手里的东西也不错,但驱动一次代价颇大吧?”

  “我这伏龙盾经过我温养多年,即便你用上数百次,亦是不消耗你的灵力,这样你可放心了?”无当圣母将这伏龙盾直直往楚良面前一抛,而后在他耳边传授了这盾牌的使用法咒,手掌朝着玉简一点,将蚩尤秘境的位置记录其中。

  “你且好自为之,师姐的心已经倦怠,你既然说想要怎么做,师姐不能帮你,也无法帮你。”无当说完这些话,重新进入到了黎山老母的影子里。

  而后楚良和她各自将遮掩天机的手法撤去,彼此离去再不分说什么。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