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厉枭完全不接傅裴卓的赔罪酒。

  “我听说你们家臭小子今天已经去了科技云海对吗?”

  傅裴卓也不气恼,嘴角微颤的尴尬笑了笑,强行跟沐厉枭的酒杯碰了一下,随后敞亮的把一整杯白酒灌进了肚子。

  安亦然最看不惯沐厉枭这拿架子的样子,明明这一切都经过了他的允许,沐厉枭也不知道在高傲个什么劲,把手伸到桌底下,轻轻碰了碰沐厉枭,示意他收敛一点。

  傅裴卓看到了安亦然的小动作,只当没看见,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沐厉枭右手边的位置,悠悠哉哉的解释了一下。

  “这不是这臭小子该高考了吗?我寻思着那儿离学校也近,想着那套房子也没人住,就直接给那臭小子呗!”

  “哼,就高三这一年,你倒是敞亮!来回折腾他干什么?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科技云海离学校那边可不算太近,还有,他原本不就在学校旁边住着吗?我看你就是居心叵测。”

  “唉,你看看,你把人想的也太坏了吧!人家傅凌夜就是想要一个安静的备考环境,这你难道也不同意吗?”

  傅裴卓在沐厉枭看不见的地方,小眼儿滴溜那么一转,计上心来。

  “诶,暂且先不说我这个当爹的做的怎么样?就先问问你这个老丈人做的对不对?”

  “我有什么对不对的?!”

  好的,到这一步,沐厉枭并没有反驳其他的,这样傅裴卓心里就有底了,清楚沐厉枭已经在这么多年的潜移默化之中,慢慢接受了他这个身份。

  “你看看啊!我给你算笔账,为了配合你的想法,科技云海的那套房被我压了将近三年之久,期间,这臭小子找了各种理由来磨我,我都没答应,有时候觉得压不住了,就得掏钱来堵他的嘴,至少我丢出去的闲钱得有几千个,这笔费用算谁的头上?!

  你看,好不容易这臭小子该高考了,我想着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今天我就把房产证过户给了他,而且我儿子也挺听你的话吧!你这三年没让他多接触念念,他压根都不敢去,这是有多大的意志力才能忍得住啊!”

  “……”

  沐厉枭丝毫不给傅裴卓留面子,“我看起来像是什么大冤种吗?!你儿子去没去,我想你应该更清楚吧。”

  “嘿嘿,别别…别这样,您多聪明呀!怎么可能是大冤种呢?我是大冤种!我第一时间得知消息的时候,就立刻赶了过去,当时你也看到了,我踹我儿子有多狠,你不是不知道。

  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傅凌夜的惩罚怎么着也够了,而且我儿子的认错态度那么好,你这个当老丈人的也不用这么斤斤计较吧!人家傅凌夜刚才在我来之前还跟我保证呢,绝对不会做,没有任何分寸的事,你也是看着他从小长到大的,这一点你绝对放心。”

  “我要是斤斤计较的话,早就把你儿子赶出我家了。”

  “所以说我无时无刻不在我儿子面前夸你这个老丈人做的称职!”

  说着,傅裴卓谄媚的碰了一下沐厉枭面前的酒杯。

  这下轮到沐厉枭嘴角颤抖了。

  “滚,别给我戴高帽,我可受不起,我跟你说,亦或者是警告你们父子俩,都给我老实一点,咱还有的谈,不然一切都在无任何可能。”

  沐厉枭既然给自己台阶下了,傅裴卓麻溜的顺着坡往下滑。

  “是是是!我一定跟我儿子传达到位,放心,我们夫妻俩给你保证这一年傅凌夜绝对守本分。”

  沐厉枭听着傅裴卓那油嘴滑舌的腔调,简直没眼看。

  第二日。

  叮咚叮咚~

  “念念姐姐~我来看你喽~”

  洛伊藤对着监控比了个耶~

  “嗯?”

  “没人吗?”

  叮咚~

  洛伊藤又按了一次门铃。

  这次洛伊藤紧紧的贴在门口上,试图从隔音效果级别最好的门,听到里面的声音,虽然洛伊藤知道这是在做无用功,但她就是想这么做。

  “没人?~”

  就当洛伊藤再按最后一次门铃的时候,门从里面被打开了,洛伊藤保持着按门铃的动作,一脸尴尬的看着来者。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不被允许进入这个小区吗?”

  傅凌夜无语的微眯着眼,打了个哈欠,让出了一条路,怎么所有人都在讨论这种事情?!

  “你到底进不进来?”

  “进进进~”

  洛伊藤生怕傅凌夜把自己给无情的锁在门外,赶紧挤了进去,差点连鞋都忘了脱。

  傅凌夜提醒了洛伊藤一下,洛伊藤这才慌里慌张的在玄关的位置换了独属于自己的拖鞋。

  “你今天不去上班,来我媳妇儿家里边干嘛?”

  哦,对了。

  提一句嘴。

  洛伊藤为了方便,目前在傅凌夜所创办的公司任职,职位貌似不低,但工作内容绝对轻松,甚至相当自由。

  “今天周末,我肯定来找念念姐姐玩呀!”

  “我记得你今天应该有一个发布会要参加的,你作为领导阶层,这么光明正大的早退合适吗?”

  “额…确实不合适,但是我家念念姐姐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回,我这个当妹妹的来瞧瞧怎么了?而且我跟念念姐姐已经有三天没见面了,我想她不行吗?”

  傅凌夜都被洛伊藤这几乎强盗性的逻辑给气笑了。

  “行。”

  洛伊藤刚一进客厅,就闻到了非常浓郁的肉香味,显然陆南商昨天晚上又在这里做饭了。

  “什么味道好香呀?!南哥昨天晚上在这里做了什么饭?我昨天凌晨回来了,怎么没人通知我?”

  “哎,你还真别说,我打算在我婚礼上再通知你。”

  洛伊藤不可思议的回头望了一眼傅凌夜,“傅凌夜,你心真狠,你丫的也太毒了吧!”

  傅凌夜完全不搭理神经质的洛伊藤,经过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傅凌夜显然更成熟了一点,至少不再为这种芝麻大点的小事儿跟人争辩个不休,尤其是洛伊藤,虽然她的工作能力值得肯定,但在这种私下的场合,傅凌夜还是尽量避免跟她交流。

  “等一会儿再吃啊!这人都还没醒呢,你要是先吃了,我媳妇儿还吃啥?”

  洛伊藤快速的缩回了自己想要偷吃两口的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

  “念念姐姐还没醒吗?”

  “还没呢!昨天都玩的太晚了,今天晚起一会儿挺正常的。”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那我可以去念念姐姐的房间里待着吗?”

  听到这句话,傅凌夜那瞬间杀气腾腾的眼神就甩了过去。

  “不可以!”

  “不去就不去呗!那么凶干嘛?”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赶紧处理你的工作去,你要真闲的没事干,远程指挥一下现场也行,你好歹也是个小领导,你的员工丢在现场合适吗?稍微负点责任也行。”

  “哎,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怎么不负责任了?”

  “那你干嘛把员工丢在现场?看这时间,离发布会开始也没多长时间了吧,你现在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我不要!我跟其他人都商量好了,而且基础的安排也已经交代到位,无非就是不到场而已,没必要搞到不负责任这一精神层面吧!”

  “你去不去?!”

  洛伊藤坚定的很,“我不去!!”

  “好,你好的很,扣你工资。”

  洛伊藤整个人懵掉了。

  傅凌夜这个当老板的扣工资这么随意吗?

  这还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人当众扣掉工资,并且还是在私人场合之下,甚至这还只是在自家闺闺的家里,并不是在外面的公众场合,傅凌夜现在的行为完全就是令人发指。

  洛伊藤这暴脾气完全忍不了傅凌夜莫名其妙的做法,当即怼了回去。

  “凭什么扣我工资?!”

  “因为你不负责任。”

  “我不是告诉你了,我东西都已经交代过了,压根就没我啥事儿,干嘛揪着我不放?!而且我就是一高中生,这么早就出现在媒体上,着实有点不太合适吧!”

  傅凌夜完全就是一副当大领导的派头,“我管你合适不合适,你哪怕在幕后看着也行,你这当领导不去,全权交给下属,你不怕出问题吗?你不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吗?!”

  “……”

  这话确实说的不错,洛伊藤被怼到哑口无言,完全陷入了对方的逻辑思维之中,无从反驳。

  “那我一会儿去行了吧!哪怕让我吃个早餐呢。”

  “外边没有卖早餐的吗?我给你的工资也够丰盛了,足够你吃一顿早饭。”

  哎呀妈呀,那也太足够了!

  “合着你这不打算让我在这儿吃早餐了呗!而且这都快11点了,人家早餐店早就关门了,你让我去哪吃早餐?!”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要吃早餐?”

  说实话,傅凌夜这个样子有点太咄咄逼人了,左右都走不通,无非就是一个想把洛伊藤赶出去的宗旨,洛伊藤感觉自己内心中那无名的怒火慢慢升腾了上来。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傅凌夜!你没完了是吗?!你这么欺负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你有意思吗?!你现在怎么这么抠?!我说了我一会儿就去,我又没说我不去,干嘛这么咄咄逼人?!我就是想在这儿吃个早餐,来看望一下姐姐而已,你完全一副男主人的派头,演给谁看?!信不信我告诉你老丈人,让你老丈人来收拾你!”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