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突突……!!!

  子弹打在门板和墙面上,溅起阵阵木屑。

  重新躲回房间里的蒂比茨窜到一张床后躺倒,脑袋靠着床头柜,左手有些微微颤抖的从口袋里摸出几颗子弹来。

  而这时候,他才猛然发现,自己右胳膊上多了一个血窟窿。

  显然,刚才的那波扫射,他没能完全躲过去。

  “谢特……”

  暗骂一句,顾不上疼痛的他,打开转轮手枪的弹巢,将里面的弹壳全部退出后,一颗一颗的将子弹重新装填进去。

  但,刚才没看到伤口的时候,他还没觉得怎么样。

  现在看到伤口了,随着剧痛的传来,蒂比茨装填子弹的动作也有些变形了起来,手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

  前几颗还好,到了最后一颗,他硬是怼了好几下,都没能对准装入。

  这种情况下,蒂比茨越是着急,越是难受。

  可这时候,走廊外头的维尔纳也已经杀了这个房间的门口。

  突突突……!!!

  又是一梭子子弹打穿门板,扫射进房间里。

  子弹在房间内横冲直撞,不时的,还有那么几颗跳弹弹起乱飞。

  一颗跳弹擦着蒂比茨的脑门,直接打在了床头柜上,惊得特肩膀一颤,下意识的蜷缩起身体,试图减少自己的身体暴露面积。

  有些不幸的是。

  就是这一颤,蒂比茨的这第六颗子弹他倒是按进弹巢里了,但弹巢里的另外五颗子弹,却被他抖了出来!

  这时候,嘭的一下!

  本就已经残破不堪,摇摇欲坠的房门,被维尔纳一脚踹开!

  而维尔纳也是直接冲进了房间之内!

  咔嚓!

  听到破门声,来不及多想的蒂比茨,直接将弹巢关闭,大拇指按下击锤的同时,猛地从床后坐起探出枪口!

  呯!!!

  枪口的火焰伴随着硝烟升腾而起!

  维尔纳胸前的MP40枪身上,嘭的一下炸开一团火花!

  这一枪,直接将维尔纳手里的枪给打掉在了地上!

  其实,蒂比茨这一下,本来是想打维尔纳的脑袋的。

  但因为仓促射击,再加上一开始他也并不知道维尔纳的具体位置,所以,便打歪了。

  被一枪打掉武器的维尔纳看着蒂比茨的枪口脸色唰的一白。

  而蒂比茨则站起身举着枪,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看着维尔纳:“马上举手投降!我可以不杀你!”

  还可以不杀他?

  也就是蒂比茨的枪里已经没子弹了,不然他早就一枪把这家伙的脑袋打爆了。

  而这时候,维尔纳注意到了蒂比茨那不断冒血的胳膊,他持枪的手都在不断的发抖,枪口一摆一摆的,看上去就非常不稳。

  蒂比茨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连忙转为双手持枪,同时厉声大喊:“转过身,举起手!我只说这一遍!”

  然而。

  他错误的估计了维尔纳的狠劲儿。

  他敢一个人冲进来,凭的就是那一腔热血。

  他很清楚,自己若是落在了这些英国人的手里,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所以,维尔纳眼中闪过一抹凶光!

  紧跟着脚步一动,猛地一脚踹在了面前并不算远的床尾上!

  嘭!!!

  瞬间!

  只听吱呀一声,刺耳的木头摩擦声中!

  整张木床一个横移,便撞在了蒂比茨的小腿上!

  这一下,站立动作变形,重心不稳的蒂比茨一下便弯下了腰,而枪口也一下脱离了锁定!

  “喝啊啊啊!!!!”

  维尔纳一个冲刺跳跃,整个人直接飞跃整张木床,重重的撞在了蒂比茨的身上!

  两人顷刻间便滚作一团,蒂比茨手里的枪也被一下撞掉!

  不过,蒂比茨早就有了肉搏战的准备。

  凭借着出色的身体素质,硬是转被动为主动,将维尔纳压在身下,挥拳重重的砸在维尔纳的脸上!

  嘭嘭!!!

  两下,便将维尔纳给砸的口鼻溢血,眼冒金星!

  但,蒂比茨毕竟有伤在身,维尔纳吃了两拳之后,立即抬手,狠抓蒂比茨的受伤胳膊!

  而这还不算完!

  维尔纳陡然抽出一只手,从腰间摸出一把尖锐锋利的匕首,噗的一下,便扎在了蒂比茨骑在他身上的大腿上!

  “呃啊!!!”吃痛之下,蒂比茨左手死死抓住维尔纳持刀的手,以防他搅动刀刃甚至是连刺!

  此刻的维尔纳,虽然被蒂比茨压在身下,但整体上看,他仍然是占据优势的。

  他眼眸一扫,立刻便注意到了蒂比茨刚才掉在地上的那把手枪。

  那把手枪,距离两人并不算远,伸手一够就能够到。

  所以,维尔纳当即松开了抓住蒂比茨受伤胳膊的左手,一伸手,便将那把手枪抓在了手中!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而蒂比茨的右手得到解放,立即便转过来,抓住维尔纳持刀的右手。

  两只胳膊一起发力,嗤啦一声!

  那把扎进自己大腿的匕首被抽出!

  随后不顾刀刃的锋利,直接抓住刀身和护圈的中段位置,用力一掰,匕首立刻便被蒂比茨夺到手中!

  尽管夺刀的过程中,锋利的刀刃将蒂比茨的右手掌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势。

  但现在的蒂比茨早就顾不上这些了!

  “去死吧!”维尔纳的眼神中满是凶狠的杀意!

  枪口对准蒂比茨便扣下了扳机!

  咔叮!!!

  没有子弹激发!

  瞬间,瞳孔一缩的维尔纳正看蒂比茨双手握刀,自上而下,刀尖重重的朝着他的胸口砸下!

  噗!!!

  。。。。。。

  “咳咳咳……”

  胸膛有些发闷,坐倒在走廊的队长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肩。

  滚烫的鲜血已经将他上半身的小半块衣服都给打湿了。

  他能感觉到,随着血液的快速流失,他的身体也在逐渐变得虚弱。

  在现在几乎无法获得任何医疗救助的情况下,中枪,往往就意味着死亡。

  但,他对此毫不在意。

  听到不远处那房间里传来的搏斗声,他便撑起身子,将自己的MP40从地上拾起。

  随后举起枪,便要去帮维尔纳。

  但就在这一瞬间。

  咔哒!

  身后的一声轻响,令他浑身一个激灵!

  敏锐察觉到危险的他,猛然转身!

  但!

  呯!!

  一声枪响!

  他的眉心处便多了一个大大的血窟窿!

  快速失去神光的黑色瞳孔中,倒映出了一个单手持枪,从餐厅内走出的少年身影!

  呯!!!

  又是一枪,补掉了另外一名中枪倒地,但还没完全死透的枪手。

  张玄转换为双手CAR持枪动作,于餐厅内切角走出,枪口扫过一楼大厅,确认没有敌人在楼下之后,便快步向着前方的走廊走去。

  等来到蒂比茨刚才埋伏着的房间门口时。

  张玄挑了挑眉,将枪口放下。

  房间内。

  蒂比茨挺着腰板,双眼有些失神的望着天花板,口中重重的喘着粗气,胸膛剧烈起伏的他,正骑坐在一具心口插着一把匕首的尸体身上。

  血肉模糊的右手,以及逐渐流了满地的鲜血,令现场的情况变得极其可怖。

  “休息会儿吧。”

  留下这句之后,张玄没有多说太多,便返回了二楼的楼梯口处,举枪观察了一下门口之后。

  张玄从地上拾起了一把MP40,又搜刮了两个满弹的备用弹匣。

  确认上膛情况和子弹余量之后,便轻手轻脚的走下了楼梯。

  从刚才那波掩护射击来看,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门口肯定还有枪手活着。

  但毕竟没听到任何的脚步声,也就说,外面的枪手哪怕活着,也肯定受了伤没法儿移动了。

  张玄举枪下楼,斜着枪身,快速探头看了一眼通往后门的走廊通道之后,便重新将枪口指向了门口。

  于门内迈步切角,随着半圆弧脚步的移动。

  张玄也得以将外面的情况尽收眼底。

  刚才的爆炸,的确威力不小。

  地面上的爆炸痕迹覆盖了十几米,两具尸体躺在地上,没了声息。

  不过,在雪地之上,还有一道长长的拖动痕迹,直通鲁宾的车子。

  距离太远,张玄看不到车内的全貌。

  但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可能轻易靠近的。

  突突突……!!!

  一连串的子弹打出,直接在鲁宾的车子车身上留下了十几个窟窿。

  本就已经因为撞击而破损的车窗,这会儿更是被彻底‘拆迁’了。

  咔嚓!

  战术换弹之后,张玄举枪闪身冲出屋内。

  枪口快速扫过两侧角落,确定没有敌人埋伏之后。

  便快步向前,看到那两辆黑色轿车之后,也各自分别开了几枪,将车门车窗什么的都打出几个眼儿来。

  快速移动到了鲁宾的车子旁。

  张玄借着车头那棵树作为掩体,缓步绕行的同时,也将车内情况看明。

  一个浑身是血的枪手,正横靠在车后座上,看上去已经没了动静。

  嘭!!!

  隔着敞开的车窗,一枪打在这枪手的脑袋上,张玄这才上前将车门拉开。

  随着车门的打开,这枪手的半边尸体也从里面滑了出来。

  如法炮制。

  张玄将剩下那两辆车全部检查完,又返回屋子里,将一楼和二楼全部重新排查了一遍之后,这才确定危险已经解除。

  “哦~我的上帝啊……”

  路易斯教官等人在张玄的呼唤下,从楼上下来。

  看着这遍地的战后痕迹,所有人都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虽说刚才在楼上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楼下的战斗声音极其激烈,但当他们真正亲眼近距离看到的时候,那视觉冲击力,还是有些大的。

  “卡尔,你没受伤吧?”苏珊关切的上前问道。

  张玄扯了扯自己甚至没有半点凌乱的外衣:“我就干了点收尾的工作,没什么危险。”

  说着,张玄看向了那被人搀扶走出来,一身凄惨模样的蒂比茨“这地方已经暴露了,还有先前鲁宾先生说的那个什么24B的学校,咱们恐怕又得转移了。”

  蒂比茨叹了口气,看向管理员哈曼:“你打电话通知上级了么?”

  哈曼点头道:“当然,刚才的时候我就已经打过电话了,上级那边说是已经派人过来接应了,现在算的话,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半个小时?”

  听到这话的蒂比茨无奈的苦笑一声。

  顺着栏杆往下看去。

  自己两名队友的尸体都还躺在那里。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敌军间谍会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出现?

  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这么多的东西……

  “刚才,那些人说是要拿到鲁宾先生身上的某个东西……”

  张玄转头看向了餐厅里,鲁宾的尸体:“我们需要先将那东西保护起来么?”

  “不。”

  听到张玄提起这件事的蒂比茨下意识的摇头,说道:“不该我们知道的东西,我们最好谁也别碰,等上面派人来处理就好。”

  “行吧……但哈曼管理员,你的药箱这会儿应该能派上用场了。”

  张玄说着,从餐厅中,将那医药箱拿了出来,让蒂比茨在楼梯台阶上坐下之后,便开始对他的伤口进行包扎处理了起来。

  蒂比茨身上的伤势虽然看起来吓人。

  但大腿上的刀伤并没有伤及血管,手上的伤可能有点麻烦,但再麻烦也不至于致命,最重的伤也就是胳膊上那被子弹打中的伤口了。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不过,毕竟只是贯穿伤,只要处理及时,都不会要人命。

  看了看张玄进行伤口处理和包扎的熟练动作,又看了看边上那两具尸体脑袋上的血窟窿,蒂比茨有些神色莫名说:

  “有些话,我早就想问了……格林伍德,你真的只是一个只有十来岁,刚刚进入初训学校的学员?”

  张玄并未停下手上的动作,点头说道:“没算错的话,我前几天刚过完十七岁的生日,虽说没能吃上蛋糕……但如假包换,我的确只是一个初训学校学员。”

  说话的功夫,张玄已经将蒂比茨的伤势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好吧……”蒂比茨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而处理好蒂比茨的伤势之后,张玄也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

  正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这次事件之后,转移是必然的。

  至于自己会不会因为那把韦伯利手枪以及此前的表现而被调查……

  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在完成任务目标的同时,尽可能多的完成任务成就吧。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